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云夏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摄影】游大明湖之二(“官”与“贼”)  

2012-08-20 20:28:04|  分类: 旅游摄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最近老战友“老穆”同志(原66军炮团宣传股长、天津警备区宣传处长、天津开发区电视台台长、天津开发区管委会宣传处长)送给我一本名叫“偶得集”的书,作者就是他本人。随便翻了几篇,甚感语言通顺,分析问题实事求是,有理有据、思想精深、正气凌然。摘录几段与大家共享。

        “官"与“贼”针锋相对,“官”是抓“贼”的嘛!怎么平列起来了?诸君莫急,听我慢慢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部野史记载了一件官场趣事:某年某代,福建出了个海盗,名叫郑广。既然当海盗,自然就做了不少杀人越货的坏事。不知何故,有朝一日,他“良心”发现,金盆洗手,向官府投降了。官府感念其主动来降,不记前嫌,还封了他个官职。那些通过科举或其他什么道路升上来的官员当然看不起他,经常借故刁难。一次,一批官员一起参加一个节庆宴会。众官员欺负他没读过几年书,肚里没有多少“墨水”,故意邀他赋诗。郑广自知众人欲出其丑,也不服输,遂摇头晃脑,吟出打油诗一首。诗云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臣武将满朝班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惟独郑广不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众官是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先做“官”来再做“贼”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郑广是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先做“贼”来后做“官 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众官听罢,满座哑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“官”做的时间不长,大概他也嗅出了一点官场腐败的味道。仗着当年作海盗时练就的傻大胆儿,才敢于直言不讳地揭露和指斥某些官员“先做官来再做贼”的人生轨迹。这个故事只见诸野史,其真实性无以考证。但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,野史的作者是认同郑广的观点的。否则,就不会这么照录不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早在两千多年前,一位叫臧哀伯的政治家,曾不无辛酸地感叹:“国家之败,由官邪也。”不知这是概括多少倾家复国的教训而得出的结论。正因为吏治的正邪清贪,直接关系到国家安危治乱,因而古往今来的政治家、思想家就对吏治问题给予了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唐代思想家柳宗元提出了自己对官吏职责的看法:“盖民之役,非以役民而已也。凡民之食于土者,出其十一佣乎吏,使司平于我也。”就是说,各级官吏都是老百姓拿出一定比例的劳动收入而雇佣的仆役。老百姓雇佣仆役的目的,决不是单纯的“请个上司”,“找个婆婆”,让官员一味地驱使、奴役自己,而是让他们为自己服务的。正是从这种认识出发,柳宗元才对“早作而夜思,勤力而劳心”,兢兢业业为老百姓办事的薛存义褒奖有加。

        这些古人思想的锋芒,穿透了多少个历史帐幔,时至今日,仍不失为我们分析当代某些社会现象的宝鉴。在我们党和国家的机体中,确实存在那么一些“受其直,怠其事,又盗其货器”、“先做官来后座贼”的贪官污吏,他们拿着人民的薪水俸禄,却懒于为人民做事。他们利用职权,胆大妄为,置党纪国法于不顾,或以权谋私,权钱交易;或索贿受贿,中饱私囊;或化公为私,疯狂攫取国有资产;或瞒天过海,走私贩私。他们的卑劣行径,使党和国家的威信蒙受凌辱,使国计民生遭受戕害。他们当面为官,背后是贼。台上为官,台下是贼;上班为官,下班是贼;白天为官,夜晚是贼。岂止是“贼”,他们已经和正在结成无数个上下勾结、左右串通、官官相护的盗贼集团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,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制度毕竟不同于一切剥削制度了。党的根本宗旨,国家的根本大法,都明确地规定,人民是国家的主人,各级干部是社会的“公仆”,“人民的勤务员”。人民对贪官污吏不再是莫可奈何了。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

“官”与“贼” - 春云夏雨 - 春云夏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